诸事不顺,需要振作

好久没写博了,我是说没写正经的发点感想的博了。总是这样,发愁的时候才想和朋友聊聊,发愁的时候才想写博,看来这个space的地位还挺高的。

一切都从周二开始,早上起来收到一封我很看重的文章的拒信,理由有点郁闷。因为我给编辑确认过这样做是没有问题的,结果一个审稿人还是对这个问题提意见,编辑就改口了。这篇文章打乱了我的很多计划。可以说是自己的计划有失误,或者说应该更早去完成一些事情,但是发生了再想这些也没有用了,只有继续努力。当然,“发生了再想这些也没有用了,只有继续努力”这样的话只适用于劝别人的人。还是小小的失眠了两天,热火朝天的开始继续写paper。

到了周四下午,ibm开始发一面通知。一直都没通知我,虽然种种说法说第二天还要继续发,但是还是难免心慌。其实我自己大概清楚,以我的情况,不太可能一面都没有,但是这种事情就是这样,落到自己头上,就是要心慌。晚上又和远道而来的老同学聚会,聊到11点多,回寝室有点兴奋加继续心慌,又失眠。第二天问了认识的老大,下午告诉我安排了我一面的。到5点多才接到通知。本来安排在周日下午,结果又要把我调整到周六,我心想,freetalk呗,随便聊聊就好了,啥时候聊都一样。准备了一下自我介绍就去了。

freetalk的发挥是最让我郁闷的。从自我介绍开始就说得不好,后面讲自己的研究也讲得条理不够清楚。回答几个老大的问题也不够清楚。这几件事我都可以做得比昨天好很多,毕竟面对几百人演讲和做英语报告都没有怵过,在这个小场面的表现确实让自己有点失望,而且是这么关键的面试。另一件事情也可以证明我昨天很晕,换了个大点的包去面试,把手机放在外面的格子了。上车想看时间,看了两个格子,没找到手机,就以为自己没带。面完回到实验室才发现原来一直在包里面。

晚上去逛街,要出手买一件自己心仪一周的休闲西服,都试好要付钱了,营业员才告诉我这件是不参加优惠活动的……一咬牙,忍了。不优惠就买这件太奢侈了。还好最后还挑到另外一件价格和样式都满意的。

情绪低落的时候,吃饭不香,睡觉不好,也不想健身……大概要真的拿到offer才是解脱一点点的时候,要毕业了才是完全解脱。博士毕业综合症已经来了。

其实还是有很多高兴的事情的,比如学校的一个比赛拿了奖,还要我准备代表获奖选手发言。比如帮女朋友租到一套校内的房。不过,这一年里面毕业和工作才是大事。都要努力,还别互相影响,别经常这样情绪低落,一个不顺影响另一个。看来前面几个月rp有点透支了,虽然一直攒,还是用得太快。今天又浑浑噩噩了一天,想起来以前看的不知道是日剧还是琼瑶剧,记得最清楚的台词就是“XX,你要振作,你要振作啊!”我也要振作一点,一切都可能发生,一切都会过去,分分钟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正道。

ICSOC会议

还是先说正事吧,免得大家以为我就是去玩了,其实开会很重要!
这次去维也纳,是参加ICSOC(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ervice Oriented Computing)会议,做论文报告。
会议本身是圈内水平最高的几个会议之一,圈内有重要文章的一些大牛都去了。和我一个session,在我前面报告的大牛,是我无限仰慕的IBM Watson中心的青年才俊,有篇论文被引用数百次,我也仔细拜读过他的文章。
我的报告自己感觉还不错,对着老外讲英语比对着中国人讲要容易很多,也没有遇到特别难受的欧洲或者印度口音给我提问。
美中不足的是,第一次出国去开这种学术会议,还是不够大胆,或者说是不熟悉一些交流的方式。其实做论文报告和听报告只是一方面,每天上下午各半个小时的coffee break也是非常重要的交流时机,应该趁这个时候多去和一些大牛聊聊天,也结交更多的圈内朋友。当然,名片还是送出了一些的,朋友也是认识了不少的,呵呵,什么事情都是要慢慢学习的,不能一开始就做到很完美。
报告后面的提问以及和朋友的交流给我的工作提供了一些很好的建议,接下来的研究工作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感觉继续深挖的空间很大。

又见生死签

建这个space的原意,是写点和这三年学习生活有关的事情,学业本来应该是重点。但后来因为爱好太多,感悟太少,就偏离了主题,名字也改了,让很多朋友误以为我这个博士读得很high,特别是不务正业的high!其实,我除了吃饭,睡觉,上网,健身,看片,看球赛,看赛车,打游戏,旅游,逛街,唱歌,写space以外,基本上都是献身在科研工作中的!今天就写点和学业有关的事。
盲审,双盲评审的简称,一个让绝大多数博士不寒而栗,胆战心惊的词。解释一下,就是论文送审以后,博士不知道谁在审自己的博士论文,评审老师也不知道在审谁的论文。既然不知道,评审老师要下手就容易了,不用担心伤了谁的面子,只需要看看论文水平如何,不行就可以毙掉,很行但是心情不好也可以毙掉,很行心情也很好但是他就是喜欢毙掉也可以毙掉。而且,盲审有个原则叫审到底,只要确定了是盲审,再推迟几年也是盲审,如果一次不过,第二次还是盲审,不换审稿人,如果三次不过,就没有机会拿学位了。总之相对于大家心知肚明的普通评审,盲审对论文的要求要高得多。
在我们学校,盲审是抽签决定的。每年4月份都会有一天通过抽学号的尾数决定当年毕业的哪些同学的论文会盲审,抽到以后一周左右必须交论文,或者申请推迟毕业。也就是说,如果要按时毕业,就没有时间再改进工作,不敢交就推迟到敢交为止。前些年10%盲审,抽1个号,去年改20%,今年改成了30%,抽了2,8,9三个号,就在昨天。这次抽的是高我一届的师兄师姐,明年就轮到我了。
抽签那天早晨,实验室弥漫一种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浮躁气息,官方说法叫生龙活虎的景象。一些2年级的硕士在不停的调程序讨论问题,一些3年级的硕士在忙毕业手续,商量下一顿散伙饭在哪里吃,另一些新来的硕士在安顿位子,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用正版windows,有点兴奋。一二年级的博士在抱怨实验室太吵,即将面临抽签的师兄师姐们都在对着屏幕神游四方,时不时地作轻松状聊聊天,也时不时的来打扰一下我们。我也很知趣的安慰他们说要是中午还没抽,就吃好点。要么就说点比如7号连抽了3年,今年不会再抽到。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独立分布的概率模型里面,每年的号码是没有关系的,每个号码的概率是相同的,但是还是惊闻有师兄通过查阅数年的学校布告栏,研究了号码的走势,并且结合当年的花名册,对抽号的各种形势进行了分析……汗,他不去从事搏彩业有点可惜。对我来说一个平淡的上午很快过去,出发去食堂例行午饭的气氛也有些诡异。就在这时,一个师兄电话响起,有人暴料号码已经出来,是多少多少多少,一阵压抑的欢呼,我身边的几个师兄都没有被抽中。瞬间阴霾散尽,阳光普照,连教学楼下的破烂自行车都闪耀着金灿灿的光辉。一个一向以悲观著称的师兄手舞足蹈奔向食堂,还喊着晚饭要吃啥请啥。在食堂看到一个被抽中的师兄,表情怪异,欲笑不能,欲哭无泪,顿感同学不同命的悲情。下午没见到被抽中的师兄们,没有抽中的都在实验室蹿来蹿去,商量着晚上如何庆祝。不怪他们张扬,今年我们关系最好的几个师兄都没抽到,毕业只是时间问题,庆祝一下也是情理之中。作为师弟,除了为他们高兴,也只能祝福抽中的师兄吉星高照,顺利毕业。也希望自己明年这个时候水平能够好到抽不抽中都能过!
 
附:对于抽签方式的多种猜想。
1,入学就抽:抽中的多半都要退学,别的就混吧。
2,送审时抽:据说有的学校是这个方案,其实很科学。所有的人都按照最高要求准备论文,自己觉得准备好了就送审,送审以前在4个乒乓球里面抓一个,其中一个代表盲审。这样抽不抽到的前期准备是一样要求,命运是自己决定的,研究生院也避免了所谓抽号有内幕的各种传闻。
3,采用当天体彩开奖:这个最透明,难度在于各种彩票的备选号码分布并不和学号一致,需要好好设计抽中号码的采用方式。想象一下那天所有的博士都守在电视机前看彩票开奖……
4,抽50%或者全盲审:这个是最接近我现实的猜想,据说到我这一届可能是50%。其实抽得多是不用担心的,很多规则都是一旦广泛采用效果就不这么好了。学校顾及到面子问题和各方面的压力,会采取一定措施会对盲审的通过率进行控制,最后结果可能就等于不盲审了。

学业进展

上学期末的努力,这学期初收到了回报,一个月左右收到两个论文录用通知。
现在在实验室中的论文已经有3篇,超过了学校的毕业要求,博士学业过半,达到及格标准。
上学期稀里糊涂得到一个samsung奖学金,这是我长这么大得到的仅有几次奖学金中钱数最多的,据说现金很快就可以到手了……又可以还钱了。
目前思路比较顺,感觉比上学期又轻松了一些,接下来需要的只是继续努力,争取在找工作以前再中几篇,为求职和大论文做好准备,嗯。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