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关于照相

认真对待照相这件事情,是从去年8月回家结婚,岳父送我一个他自己用了多年的三脚架,还有两大本老版的纽约摄影学院教材开始的。
现在拿着单反号称喜欢摄影的人太多,不敢说自己做的事情叫摄影,照相而已。

这是个奢侈的爱好,不光是钱,时间和精力都要投入。看照片,看文章,看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己去尝试。
我现在不管是器材还是技术都还在入门水平,但是已经开始体会到用相机去捕捉影像的乐趣了。
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带着正确的设备,选择正确的角度,调整正确的参数,才能拍出一张像样的照片。
只是像样而已,真正优秀的照片是在这些技术问题都掌握的基础上去发现和创造。随心所欲的境界,是无所谓正确错误的。

出来旅游,经过的地方不像Wienerberg一样熟悉,反而一直处于一种对影像很警觉的状态。
尽管无论如何努力的找,我拿着相机经历的各种气候,光线和地点都太少,完美的条件真的是稍纵即逝,很难保持充分准备。
昨天去斯洛伐克最出名的一座国家公园,地方叫Strba Pleso,在这里可以看到一座刻在斯洛伐克硬币上,该国标志的山峰。
美景的出现总是不在预料中的。去的火车经过一段乡村。下午两三点钟,金黄阳光从云层中穿透,撒在盖着薄雪的土地和村庄,雾气刚刚升起。
枯树和小屋稀稀疏疏的散布在连绵的山丘中,远处的高过云层耸立雪山时隐时现。只有在路边风景画中才会出现的完美画面,如果我不是在火车上,应该能抓住。
真正到了目的地,却是浓雾连绵。我围着高山湖走了一圈,不要说雪山,20米外的人都看不请。天气都是靠碰,而且天气的好坏本来就是很难定义的东西。
实际看到的是路边各种形状的树枝枯草,后面是被厚厚的雪覆盖的湖面,一些人在上面练习滑雪。尝试了各种组合,尽管后来发现普遍曝光不足,但是靠着后期处理,居然也得到些很满意的结果。

不管是错过还是抓住,都是乐趣。

flickr链接是这次旅行最后选出来的照片。早期作品,留念一下。想指教麻烦移步flickr。
Gmunden, Traunsee

Train to Bratislava
1.1.2010

only the strange stopped…搭顺风车

从小到大一共搭过2次顺风车,都是昨天。前篇博客写的是顺风车搭我,不算。

昨天的旅行没啥亮点。去了一个溶洞,这种水平的溶洞在重庆是不好收门票的。去了一座山,去错了方向,滑雪的人太多,视野也不够开阔,浪费了好天气。
http://picasaweb.google.com/pathos.lf/DomanovskaDolinaMikulas#

但是昨天学会了搭顺风车。这个地方公交车都是一两个小时一班,看不懂时间表根本就不知道下一个时间有没有车。时间表上的标志不光是两把榔头这么简单的,那是七八种标志混合加上斯洛伐克语写的天书,相当怀疑本地人也读不懂。日常交流英语和德语都勉强可用(不得不提,昨天在公交车上用英语问路不成功,换成德语成功了。),但是公交车站是只有本地语言的。去的路上,从溶洞到那座山,因为在马路对面研究回程的公交车时间,眼看往我要去方向的公交车刷一下就过去了,没人等车是不会停的…跺脚半分钟,突然看到来了一辆小车,想都没想就招手了,人生第一次招顺风车成功!那车真的好小啊,比smart小,2座,据说是一种很老的东欧经济车,和印度的nano一个性质。让我想起mr.bean开的车,不过这个是4轮的。开车的是个本地年轻人,大约欧洲中等身材。我坐在附驾驶位置都挤,欧洲中等身材完全是蜷缩在里面开车。然后开始问我,标准话题,where are you from,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what’s your profession…我也礼貌性的问回去,他是个本地的civil engineer等等等等。其实那段路不长,几分钟就到了,然后nice meeting you. have a nice day….

回来的路上比较惨点,坐滑雪巴士到了中间一个车站等公交车,本地人都确认了半个小时以后会有一班车,但是车没有来。第二次招顺风车心理状态是不同的…总是怕麻烦人家。其实这事对于双方都是个心理负担,我知道自己无害,别人不知道啊。我也得上车了才知道开车的是什么人。Hostel就是讲斯洛伐克的事情,虽然是在捷克拍的。多等了一会,还是招吧,不招死路一条,招了还有个活口。这次招了5分钟,刷刷的车过去几十辆,终于一辆黄色的奔驰老van停了下来。停的位置稍微有点过,直到他们从后门把我叫上车,我都以为是来下货的。车上是一对中年夫妇,坐在前排,后面有个向后的坐位,后仓装了一堆滑雪器材,很有国内私人搬家小面包车的感觉。上车用德语打了招呼,大叔立马把我打住,来整英语,德语不行。汗,长出口气,我德语更不行。大叔居然是软件业的前辈,30年前做过程序员,现在主要做需求分析,小孩在读书兼做java程序员。胡乱聊着些技术话题一路回城。他们本来去城边一个超市购物,听说我住哪里以后就决定转移到我hotel边上的billa购物了。

嗯,万分感激各种敢于载我的本地人!

顺便附赠今天的重大发现:在奥地利很常见的一种涂面包的酱,Liptauer,是源自我现在待的这个地区Liptov。

Hotel Steve, Liptovsky Mikulas
30, 12, 2009

First day in Mikulas, Ziarska Dilina.

三天贴一篇,保持访问率。

Dolina是斯洛伐克语valley的意思。Ziarska Dolina在mikulas的北面,是个小型的hiking场地。坐公车40分钟到山脚下,徒步大约1个半小时到达一个小屋,Ziarska cottage。今年冬天整个中欧都热得不正常,天气不错,今天山里大约2,3度的样子,正好hiking。一路上被薄薄的雪覆盖,路边小溪沿着山谷流下,穿越很多小小的冰洞。上山的路上,雪峰总是从茂密的松树林中探出头来。走到半路,一个本地大叔也来和我一起走,我照相他也等,能说点英语(据说在他会的6种语言中属于最差的)。他给我介绍去年这个山谷发生多年以来最严重的雪崩,路上大片的断树都是去年雪崩的结果,大约20米深的雪摧毁了山谷中间所有的松树。和他一路说笑来到终点。cottage在雪峰之下,再往上冬天就不好走了。这个房子修在一个从不会被洪水和雪崩覆盖的地点,大约也是多次冲刷最后剩下的一座。小屋是个餐馆,最出名的是牛肚汤,可惜我去得时候没有。小菜都很便宜,分量也很适合hiking途中补充,点了个本地酸菜汤,1.45欧,还包括面包。

原路返回,天开始黑了,地有点滑,几次用三脚架当拐杖过了关。到了公车站,天已经黑尽,时间表上还有15分钟就来最后一班车,正在得意自己的timing。想不到一个开车的本地中年妇女来告诉我,那个时间是工作日的,已经没有车了(后来知道时间后面的标志是两把榔头就是工作日,社会主义遗迹),她主动载我回到酒店。从此了解了热情淳朴的斯洛伐克人民。

上照片:http://picasaweb.google.com/pathos.lf/ZiarskaDolinaMikulas#

in Hotel Steve, Liptovsky Mikulas
27, 12, 2009

Little Big City, Bratislava

Little big city,这是Bratislava的城市口号。如果你觉得很陌生,Bratislava是斯洛伐克首都。
城市在多瑙河上,在多瑙河的众多历史遗迹中,这座城市确实没有占到什么。但是这里离维也纳只有一小时的火车,所以是个很好的短途旅行地点。这次我的目的地是一个比Bratislava更加不出名的地方,Liptovský Mikuláš,一个安静的小镇,靠近波兰,有些滑雪场地和温泉在周围。从维也纳过来,需要在bratislava转火车,顺便在这个小小的首都停留了一下。

暴走3个小时,已经在城中心的历史遗迹区转了两圈。没有找到地图,也不需要地图,随机走也不会走丢。有点像在salzburg,一个城堡,一小片旅游区集中了大部分的景点,但是建筑的规模比salzburg小很多。城市中心很安静,游客不多,本地人都还在圣诞假期中。照片里面都没看到多少人。最重要的大概是城堡,很小,看着也很新,在翻修。在奥地利看过一些城堡,大多让人联想起中世纪的酷刑和各种恶魔的传说,这个城堡更像是童话里面各种幸福故事发生的地方。从城堡的小山包上可以看看多瑙河和新城区。总的感觉不是个旅游城市,而是个简单的生活城市。没有做功课,也没有很多值得介绍的,看照片吧。http://picasaweb.google.com/pathos.lf/Bratislava122009#

今天的旅行远不如自己的错误来得深刻,今天3次忘东西…在逼近30的这个年终,出现了不可否认的衰老的证据。早上出门忘了手机,都上了去bratislava的车才发现,又回去拿。在mikulas下车的时候把打印的地图和订酒店的资料留在了车上。凭记忆中地图上的位置居然蒙到了酒店,完全没有绕路,城市小就是好。从酒店房间出来,忘了拿钥匙…嗯,很土的酒店,用钥匙,忘了钥匙要找前台才能进房间。

纪念一下,又到了一个国家,又要老一岁了。明天开始探索周边。

@Liptovský Mikuláš, Slovakia

midnight, 27, 12, 2009

看电影,avatar之后

以前也喜欢看电影,但是不像现在这样大的一个爱好。以前喜欢自看己闷片老片,现在还是喜欢,但是去电影院也频繁了,大片总是有些值得在电影院看的。我固定看电影的地方是个英文电影院,名叫海顿(haydn,就是那个作曲家,也是奥地利人),已经95年历史了,但是这地方不到100年的东西都不好意思张扬。办了会员卡,每次好像省20%,实际票价比国内只高一点点,就如此办卡之后也花了6,70欧在看电影上了。

我选片还是比较靠谱的,最近比较满意的是up和inglorious bastards。回头整理一下在这里看过的电影,唯一觉得失败的就是变形金刚2,下次megan fox露点我都不去看了!今天的avatar,我把它放到今年我个人排名的第二,inglorious bastards第一这个不商量。剩下几天也没有别的值得看的,所以这个排名不会变了,第三名其他,第四名变形金刚2。

avatar,5亿美金给了正确的导演和也是正确的编剧。画面和特效无可挑剔,强烈推荐看3D。故事主线上几近完美,一些次要角色设计过于老套,忽略。导演把握感情戏的水平远高于制造人文关怀。想起今天闭幕的哥本哈根会议,人文不关怀也罢。故事和画面之外,最打动人心的是对理想世界的追求和定义,感情,环境,认同感,至少这三点是avatar表达的。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理想世界,最终向往的地方可能也都差不多,但是主人公成功的转换只会在电影里面发生。点到为止,不剧透。(花絮:这次观影最大的快感在于,电影院在90分钟的时候安排了一次中场休息,恰好是故事发生转折的地方,即使大家都知道那时候会转折,影院的安排还是很有心思的。)

很难同意avatar这种风格算是纯粹的科幻,大概我对科幻的观念比较hardcore一些,无法找到一点点这样一个原始种族在一个遥远星球存在还和地球人如此相像的依据。和朋友讨论了一下,不是童话,不是奇幻,属于软科幻…大约如此。

回来的路上,回想起自己喜欢的科幻。E.T., star wars, back to the future,terminator (except 4)….尤其是E.T.里面自行车飞过月亮的剪影反复穿插在飞翔的蓝人之间,强烈的对比使得两幅场景都更加戏剧化。但是有些时刻是无法超越的,因为那个时代已经过了。E.T.里面那样简洁的画面再也不会有人去尝试,那样的纯粹的快乐也很难在科幻电影中找到了。

下一部去电影院看的应该是shutter island.

茫然着,忙碌着

国外的朋友说,回国的日子就像一场梦,很准确,因为那不是生活的常态。记得我第一次来维也纳开会,回去以后也像是做了一场梦,现在空间有些颠倒,梦还是会做。

刚下飞机,发现8月底的维也纳的空气就已经很清冷了,带着倒时差的疲倦,看着周六傍晚空旷的街道,情绪陡然低落。两个世界的切换,10小时的飞机还是有点短,想想当年坐火车轮船去到另一个国家,那是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排心情的。在家再忙碌也是休假,不是打拼。告别了躁动的城市,熟悉的乡音,亲爱的老婆和家人,又没有了第一次踏上异国土地的那点豪情。从下飞机开始就想整理出自己工作的头绪,反而越整越烦。今天才开始能够看进去一些东西,能够慢慢回想每件工作的进度。

过去的一年过得很挣扎,比读博还忙,却不见成果。所谓的适应,远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我英语从一开始就基本没有障碍,生活也打理得不差,中西通吃,和同事关系还行,又找到些新朋友,德语还在稳步提高。很多同事和朋友都说我适应得很好,甚至说根本就没觉得我有个明显的适应过程。但是新的工作却比预期的要挑战得多。挑战来自很多方面,我不能说哪个更重要,只是想记录下来,给自己提醒,给别人参考,如果能得到什么建议,就更加感激不尽了。首先是工作节奏非常快,奥地利人在欧洲人里面是工作很努力的,在学术圈,更是明显,在我实验室有不少工作狂,包括老板。多任务工作是必须的,特别是作为博后。看看我当前手上的主要任务列表: 自己的项目有2个短期任务,10月初还要在维也纳开会,之后到明年6月份我要协调完成两个deliverables。项目申请一个,10月底提交,非常重要。帮老板组织编辑一本书,一直到明年中。这些任务都很耗时,因为要协调欧洲很多别的单位。大部分的事情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总是要多花些精力去想去学如何做。如此一来,实际我能做研究的时间可能还没有国内读博时的一半,学术工作必须的看论文,写论文,做原型总是在打折扣。我现在还没有可靠的帮手。做博后是需要有一两个博士来分担工作,执行研究的。刚开始没有资源可以理解,毕竟我还是新人。年中我和老板谈过了这个问题,老板也开始在给我找一个博士生。本来有个很好的人选,经验丰富,强烈表示愿意来读博,9月份就会和老板谈正式开始的问题。我已经给他分配了一些原型的任务,结果在我结束休假的前一天告诉我他不想来了,还是想去工业界。分配的事情只做了一点点。这边有经验的同事朋友都说这个情况很正常,只能说算是给我个小小的教训吧。没领工资的人是靠不住的,虽然领了工资也不一定就靠得住。结果就是,我还在干着博后的活,但是没有博后的资源。文化差异,这个词谁都会说,真正碰到了才知道这个东西的影响深刻。欧洲人和各种人际关系不是一两年就能搞懂的,但是对人的理解程度会从细节上影响交流的质量,交流的质量会影响工作的质量。奥地利人说,欧洲是官僚主义的发明地,我说,那也是从中国学的。交流多,会议多,关系复杂,不能说这样不好,但是对于一个从中国过来,习惯了单打独斗的博士来说,与欧洲人斗的乐趣,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寻找。

我爸说过,要是这里的工作你一来就顺风顺水,你还出来干嘛。进入另一个圈子和提升到另一个层次都不是容易的事情。继续努力吧!

可能很多朋友希望我写点婚礼的事情,贴点婚礼的照片,这些都会有的,但是不是这篇。我老婆在起草我们办婚礼的记录,我们会一起完成了贴出来。

过去一周

折腾的旅途,折腾的项目,折腾的研究……又是折腾的一周过去,总算给了自己一个真正的周末。周五看了Transformers2,不说啥了,就图transforming和megan fox。周六做菜给朋友吃,凉拌茄子,麻婆豆腐,清炒油菜,海带蹄花汤,都已经是轻车熟路。吃完聊完打了一个通宵的实况足球,下次过瘾得是在重庆了吧。今天中午起来,给老婆电话,收拾打扫。晚上自己再整个小菜,鸡哈豆腐,这个我只是很多年前在磁器口吃过,加了一勺蹄花汤,味道也不错。回家应该给爸妈做菜了。

周一到周四都在荷兰最北部的小城Groningen开会,因为要飞到Amsterdam再坐2个多小时的火车,上周日趁机在Amsterdam暴走一天。
相片看这里:
http://picasaweb.google.com/pathos.lf/Amsterdam2009628#

对荷兰的印象不错,建筑,运河,美女,开朗的人,还有粤菜。

接下来要做一些工作策略和方法的调整,不过假期总是值得期待的。四周以后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北京了。

random words

sadness grows slowly, but deeply.

just several facts related to me:

i was amazed by History in a media shop besides my high school, 1996. that was not the best one among his masterpieces, and the time was long after his height. but that was one of the few music productions i have payed, a two-cassette package.

Billie Jean was my morning alarm in last couple of months.

my favorites are Billie Jean, Thriller, You Are Not Alone, Bad, Black or White, Dangerous and Smooth Criminal.

i am too small to write anything for him, i wrote this entry for myself.

终于革命了!!

绿坝高调上市,google惨遭蹂躏…

噢,我说的革命跟这些没关系……FOTA终于不堪两座大山的欺压,宣布分家了!

今年我都没怎么写f1比赛,因为f1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f1了。车队车手有起落,但是比赛的激烈程度比去年更低。很不好意思的说,摩纳哥站我看睡着了。对于现在比赛的不满我表达过很多次,FOTA的决定也代表了车迷的态度。我真的不认为FOTA的行为只是表态而已,FOTA和车迷已经忍无可忍了。

个人认为这件事情从市场角度来讲,FOTA单干毫无问题。留下的车队,除了williams可能有点老车迷,别的几乎都可以忽略,williams也是因为合同被迫留下的。8支车队占据了f1绝大部分的市场。F1只是一个名字,FOTA声明的最后一句点出了f1的核心,"The major drivers, stars, brands, sponsors, promoters and companies historically associated with the highest level of motorsport will all feature in this new series. "。看几个f1网站的调查,车迷也是一边倒的要看新系列,抛弃f1,这点FOTA是清楚的,车迷是他们信心的来源。FOTA的优势还在于掌握了F1主要的技术资源,他们的部件很多出售给小车队,如果FOTA车队不与剩下的F1车队续约,几乎可以杀死F1……引擎都剩不了几个了。分家的难度主要操作层面上,最主要是如何整理现有的商业利益关系,赞助商,赛道,转播商等等,如何保证整个被绑架商业链条以最小的损失转移到新系列。如果分家,所有和FOM有合同的商业实体就是拿钱打水漂了,同样的价钱投给一个没市场的比赛。他们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选一方,要么和新系列有新的合同,要么和FIA一起要挟车队。这些商业实体的态度会决定分家是否成功。

除了拭目以待最终结果,倒霉的新车队动向也值得关注。冲着预算冒进来,发现掉进了个巨大的漩涡。大车队一走,这些新车队就和原来的烂车跟着预算冒玩吧,反正也没钱,反正都没人看。没有市场的比赛,末流的赛车和新车手。下赛季的f1游戏是这样的: http://www.speedtv.com/forums/viewthread/457539/#6486117。总之革命最后苦的就是没钱的和胆小的,还好两个老淫棍也没几年了。

赛车终究还是在跑的。无论场外如何风雨,赛场上少有的亮点总不能忽略。Vettel+纽维代表了现在真正的f1精髓。天才的车感,低调的态度,稳定的团队,加上可能是下一部传奇的赛车,红牛会在一流车队的行列站住脚跟。我郑重宣布我在继续关注法拉利的同时,已经成了红牛和vettel的车迷了。红牛居然是奥地利公司……总部在salzburg。

new age, new life

gone are the days of getting older…come is the age of getting even older…29了。
 
昨天去ikea买了个写字台,晚上装到1点钟。今天收拾整理几个小时,因为这个写字台,房间的感觉不再是出租房了。
 
 
书有点少……没啥文化
线是万恶之源
收拾容易,保持就难了,立此存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