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北京的第一次

终于下了一场象样的雪,虽然不及往年,至少比罗胖子口中的“南方那种雪”要强。虽然已经在北京看了几年的雪,每年都还是对下雪很期待。记得第一次在北京见到雪的时候,拿着伞就要出门,寝室的人问我拿伞干吗,我说下雪不用打伞么?……惨遭鄙视。
骑自行车在北京当然是必须的,我来北京上了硕士才会在公路上骑车,现在车龄还不到4年。刚开始学的时候,每次骑车都战战兢兢。自以为学会以后,就给自己出了个题,骑车去清华找高中同学,按我现在的速度,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的路程。那天晚上7点钟从学校出发,刚骑出校门,就觉得骑着车好累,我以为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从来没有骑过这么远,坚持!骑了十多分钟才明白,原来是没气了,前后也没有修车的地方,其实我也不觉得轮胎没气是多严重的事情,坚持骑吧。终于,骑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清华,汗流浃背。同学带我去把内胎外胎全换了,然后对我说:你是我听说的第一个骑钢圈到清华的人……

四年,窗外

实验室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一扇大玻璃窗,视野很开阔,可以欣赏饱受污染的北京城市风光。博士们出于保护眼睛的需要,常常在这里远眺。走廊比较昏暗而外面光线比较强,通常站在窗前的博士都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背影造型。很奇怪的是,读硕士一样用眼,却很少见到来这里摆造型的,我硕士的时候极少,现在也学会了每天摆一摆。
通常情况下我都会往远处看,尽力辨别出最远的东西的轮廓。忽然有一天,我发现离窗户最近的一处建筑物是如此熟悉。一栋教学楼的楼顶,因为扩招,用简易房搭建了四间大教室,中间有两个开阔的平台。01年底,为了考研,我和几个朋友来北京上了一个半月的辅导班,每天在那四个大教室里自习,自习的间隙喜欢在平台上抽烟。因为对北京的气候很不适应,我每天要喝四、五升水,在暖气作用下燥热的教室里,肚子里面装着满满的水,一天一天的拉近自己和这个学校的距离。四年,我和我周围的人都在变,而对面的教室还是老样子,考研的人还是在疯狂的自习,平台上还是偶尔有人抽烟。

语录

要用做研究的态度去攒文章,不要用攒文章的态度去做研究!
老板总是别人的好,paper总是自己的好。
做博士都是p2p,paper to paper。

starry,starry night…

昨天朋友发给我一首歌,听了一遍,觉得好听。
上网一搜,才发现原来是写梵高的,汗……
梵高我当然是不懂,不过歌词还是能看懂。
starry starry night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But I could’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这样的歌词,不能适合绝大部分的人,一种凡人无法享受的孤单,
如果听者是梵高的粉丝,应该能领悟更多的东西。

我喜欢这首歌,因为音乐和歌词都很美。

Don MacLean–Vincent

Z师兄

Z师兄,大我5岁,已经在一省会城市有了3套房,居然也跑来和我们一起受罪。
住寝室,吃食堂,羽毛球,台球,足球都玩。好像做学生没有一点不习惯。
每天晚上10点离开实验室,12点睡觉,中间只做两件事。
第一,老婆电话半小时,我至今还没发现过一次例外。
第二,FIFA,以前是某市FIFA的第二名。
每两周回家一次,有例外肯定是增加回家次数,决不会减少。
和我们比起来,他的博士生活没什么区别,但言谈举止之间,成熟稳重比我们多了不少。
值得学习的中国男人。

L师兄

L师兄,夏天看他光膀子坐在寝室,如同看见了米其林。
最强的不是肚皮,最强的是嘴,吃饭时光听他一个人忽悠都能听饱。
什么东西入了他的法眼,再从那张法嘴出来的时候,必定添妆加彩,栩栩如生。
一肚子才华,可惜英语水平凄惨,写篇英文文章,便秘好多天,完了还不敢给老师看。
找我帮他改英文,我不好打击他,帮他改也是尽力而为,改起来总有想帮他重写的冲动。
他女朋友是我校友,恋爱有6、7年了吧,祝他们一生幸福。

farewell, 2005

今年做的事情还真多,硕士毕业,博士考试,ibm实习……
今年也跨过了医学上的人生转折点,25岁。
学医的同学告诉我,过了25,新细胞产生就比老细胞死去要慢了……不明白,这样我不是今年开始就要一年比一年更瘦了?!
辛苦的时间总是很容易忘记,更怀念的是每一段辛苦过后,洗个澡,点支烟,听着清淡的音乐,站在阳台上发呆的感觉。
那种时候,会觉得自己在成就感和真实的生活之间找到了平衡,在过去的奋斗和将来的目标之间有了一个喘息。
今年的最后一天,又是这样一个时候。
这个月折腾完了一篇论文,昨天终于投了出去。
昨晚还在实验室的晚会上讲了个相声,只准备了3天,居然没忘词。
帮L师兄改了英文论文(L师兄好像还没在这里出现过,下面补上),惨不忍睹,有想法的时候,为英语所拖累,可惜。
准备了一堆没来得及看的新片和电视剧,可以趁元旦放假在寝室high三天。
噢,对了,今天北京下雪了,虽然很小,也算是没有给2005留下遗憾。

平安夜,在球场上度过

选择这样的方式,看起来很特别,不过是因为圣诞节对我来说毫无特别之处。
我只是做了一个每个周末都可以做的选择而已。
不知道从哪一年起,国人开始把圣诞节当成一个节日。
我至今都不明白,圣诞节对中国人来说有什么意义。
信基督的当然没问题,他们理所当然,但是这样的人在中国还是少得可怜吧。
既然只有极少数的人信基督,那就决定了只有极少数的人懂得如何过圣诞。
国人的圣诞节,更像是国外的狂欢节,有疯狂的露天舞会,有疯狂的喝酒吃肉,还有疯狂的shopping。
却没有几个人在心里赞美一下那个伟大的私生子,不知道他看到这些会怎么想。
至少,我相信他不希望用这种中国特色刺激消费的方式来纪念他。
既然不懂得纪念,还不如不纪念,起码比胡乱纪念一下要尊敬一些。
打球的时候,一直都听到有唱赞歌的声音,唱得很好,伴奏也很好听,以为是录音机放出来的。
到打完去换衣服,才发现唱歌的人就在球场里的乒乓球室。一群中年人,自己用手风琴伴奏着唱。
原来,我已经过了圣诞节了。

论文和别人撞车了!

这段时间在赶篇论文,盯着12月31号截稿的一个会。
眼看进度还不错,半个月把算法和文章草稿都搞了大半,本来预计20号可以给老板看的,结果……
一个本领域的牛会,这个月12-15号开的,上面一篇文章有一半和我非常相似,解决的问题一样,算法只有一点点细微的区别。
如果我还把自己的写了投出去,这个擦边球就打得太厉害了。
 
命苦啊……鬼子怎么就比我快这么点点呢。
命苦啊……偶的第一篇文章至少又要推迟几个月。
命苦啊……这个学期看来是要打水漂了。
今晚可能又会失眠一小下了。
 

命运才干

上周末和一本科牛师兄吃饭,学到了四个字:命,运,才,干.
对一个想要做成点事的人,这四个字是倒过来念的.
第一是干,只有做了才会有结果,只有每天认认真真地对待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一点点的向自己的目标努力,才有机会成功.
第二是才,才不光来自天赋,也来自实实在在的做事,天赋不能改变,但才能是可以积累和提高的.
第三是运,运大概每个人都会有不同,但总体来看,上帝还是比较公平的.看到的不公平,很多都是因为有运的人在运来的时候没有准备好.
第四是命,只是人生的结果而已,或者说是前面三个字在人生路上的一些总结,不能算是什么可以左右成功的因素.
师兄很厉害,虽然和我走的路不同,但确实是个我非常佩服的人.
我一直都是按这四个字在走自己的路,却不能如师兄这样总结出来.
不过,思路上能和师兄不谋而合也是值得骄傲的嘛.呵呵,YY一下,苦中作乐,下面讲个郁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