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着,忙碌着

国外的朋友说,回国的日子就像一场梦,很准确,因为那不是生活的常态。记得我第一次来维也纳开会,回去以后也像是做了一场梦,现在空间有些颠倒,梦还是会做。

刚下飞机,发现8月底的维也纳的空气就已经很清冷了,带着倒时差的疲倦,看着周六傍晚空旷的街道,情绪陡然低落。两个世界的切换,10小时的飞机还是有点短,想想当年坐火车轮船去到另一个国家,那是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排心情的。在家再忙碌也是休假,不是打拼。告别了躁动的城市,熟悉的乡音,亲爱的老婆和家人,又没有了第一次踏上异国土地的那点豪情。从下飞机开始就想整理出自己工作的头绪,反而越整越烦。今天才开始能够看进去一些东西,能够慢慢回想每件工作的进度。

过去的一年过得很挣扎,比读博还忙,却不见成果。所谓的适应,远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我英语从一开始就基本没有障碍,生活也打理得不差,中西通吃,和同事关系还行,又找到些新朋友,德语还在稳步提高。很多同事和朋友都说我适应得很好,甚至说根本就没觉得我有个明显的适应过程。但是新的工作却比预期的要挑战得多。挑战来自很多方面,我不能说哪个更重要,只是想记录下来,给自己提醒,给别人参考,如果能得到什么建议,就更加感激不尽了。首先是工作节奏非常快,奥地利人在欧洲人里面是工作很努力的,在学术圈,更是明显,在我实验室有不少工作狂,包括老板。多任务工作是必须的,特别是作为博后。看看我当前手上的主要任务列表: 自己的项目有2个短期任务,10月初还要在维也纳开会,之后到明年6月份我要协调完成两个deliverables。项目申请一个,10月底提交,非常重要。帮老板组织编辑一本书,一直到明年中。这些任务都很耗时,因为要协调欧洲很多别的单位。大部分的事情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总是要多花些精力去想去学如何做。如此一来,实际我能做研究的时间可能还没有国内读博时的一半,学术工作必须的看论文,写论文,做原型总是在打折扣。我现在还没有可靠的帮手。做博后是需要有一两个博士来分担工作,执行研究的。刚开始没有资源可以理解,毕竟我还是新人。年中我和老板谈过了这个问题,老板也开始在给我找一个博士生。本来有个很好的人选,经验丰富,强烈表示愿意来读博,9月份就会和老板谈正式开始的问题。我已经给他分配了一些原型的任务,结果在我结束休假的前一天告诉我他不想来了,还是想去工业界。分配的事情只做了一点点。这边有经验的同事朋友都说这个情况很正常,只能说算是给我个小小的教训吧。没领工资的人是靠不住的,虽然领了工资也不一定就靠得住。结果就是,我还在干着博后的活,但是没有博后的资源。文化差异,这个词谁都会说,真正碰到了才知道这个东西的影响深刻。欧洲人和各种人际关系不是一两年就能搞懂的,但是对人的理解程度会从细节上影响交流的质量,交流的质量会影响工作的质量。奥地利人说,欧洲是官僚主义的发明地,我说,那也是从中国学的。交流多,会议多,关系复杂,不能说这样不好,但是对于一个从中国过来,习惯了单打独斗的博士来说,与欧洲人斗的乐趣,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寻找。

我爸说过,要是这里的工作你一来就顺风顺水,你还出来干嘛。进入另一个圈子和提升到另一个层次都不是容易的事情。继续努力吧!

可能很多朋友希望我写点婚礼的事情,贴点婚礼的照片,这些都会有的,但是不是这篇。我老婆在起草我们办婚礼的记录,我们会一起完成了贴出来。

16 thoughts to “茫然着,忙碌着”

  1. 果然不是婚礼的!我只知道一点:不管前面什么坎,你都能过去!bless

  2. 能在新婚之后就开始想这些问题,真有深度!我觉得你可以多跟老板沟通,告诉他你想要什么。这里都是这样,你不说人家就认为你要们挺满意现状,要么你没什么想法。。。

  3. hello啊!你爸说得对。不顺的时候就想想他说的。。。我觉得就他这句话,我心里都突然好受些了。

  4. 你老爸所说的在我过去的一年中我非常能够体会,不挣扎怎么能upgrade呢

  5. 一天就收到这么多鼓励,谢谢大家!跟朋友分享果然是改善心情的好方法!

  6. 我真是觉得你适应得挺不错的,任何问题相信都可以迎刃而解,有挑战才有成就感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