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第一月

实在是不好意思,过来了一个月零3天才写博。yb的小孩也一个月零3天了,顺便介绍一下这个人。此人在我走之前几个星期就信誓旦旦要去送我,我说你老婆不是要生了得嘛,他说只要不是我走那天生都没事。结果9月28号早上7点多给我电话说老婆进产房了。所以小yb的生日我是记得的。

写博这事,是要情绪的,太忙,太闲,都不想写,生活没有安排起来,也不想写。这段时间没有写博,主要是客观的原因多些,比如没有公寓,没有笔记本,怎么写博。有些困难是预料之中的,但是经历起来却也不轻松。

在hostel住了将近20天dorm bed,才找到公寓。其实也不是我找到的,我找到了一个高中校友,同级不同班,正好也在找房,顺便把我也解决了。同事们说这就是原则,找不到房子,就多找朋友。维也纳租房比较紧张,尤其是在10月份,这个月学校开学。在这里不懂德语找房太辛苦了,找房的那段时间,每天就看一个发布租房信息的网站,加上强大的google翻译和google map,连蒙带猜的找。偶尔会出现翻译意外,但是google翻译还是能把大多数的基本信息都翻出来的。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意外是,我打电话去:“speak english?”,一个老太太很愤怒的说:“r u a woman??”。大多数的房东能都说英语,但是显然,如果有说德语的人,人家肯定懒得说英语,事实上是,我去看过的房子,房主都有一个长长的单子,在这些人之中选一个人去住。据本地人说,新来的2-3个星期找房很正常,他们一般都是住着一个,再花几个月找个特别满意的。

没有解决公寓问题的时候,当然是没有生活的,每天在dorm里面看不同的人来来去去,有打鼾的日本人,对中国人很有感情的加拿大夫妇,老实的利比亚兄弟,会说中国话的韩国妹妹,搞笑的澳大利亚大汉,当然,大多数是各种背包客。偶尔也聊聊天,但是又如何呢,做游客和做居民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hostel的老板我去年就认识了,很照顾我,给我很低的价格,还免我洗衣服的费用。hostel边上有个小餐馆,老板人也很好,提供student special,5.5 euro一份,在这里,这个价位晚餐算是很便宜了。我每天都去,虽然不是学生,她每天都还是给我special,每天还都换花样,如此把本地最主要的一些主菜都吃了一遍。

找到房之后的生活就开始正常化了。去市场买菜,市场里面几乎就找不到说英语的人,但是"with english, body language and innocent smile",我也能买到需要的肉和蔬菜。每天自己做晚饭,比外面吃得便宜,而且可以吃一顿自己做的中餐。他们的午餐都比较简单,就是在超市买点面包,冷的熟肉,整点啥酱,在实验室厨房自己夹两个三明治就吃了。对我来说,还有个问题是我是文盲,刚开始就是看他们的样子,随机的买东西吃,还好我口味不太挑剔,而且只要是肉我都吃,如此才幸存下来。虽然同事们偶尔出去吃,但是周围的餐馆吃了一圈也就那样,本地东西肉太多,中国餐馆又不好吃,还是需要晚上自己调剂一下。在我工作的学校附近就是维也纳著名的naschmarkt,这里有一些中国超市,可以买到我能想到的所有调料,也可以买到各种中国蔬菜,只是价格高些。维也纳纬度和哈尔滨差不多,蔬菜的品种确实少。我开始学做菜2个星期,觉得已经把市场上看到的能够做中餐的蔬菜都做了一遍了。不管怎么说,出来之前,只会做各种鸡蛋,没有做过肉,也没有炒过菜,在这里做了2周的饭,已经觉得水平大涨,肉片和肉丝都切过炒过了,都还像模像样的,我这等会吃的人,只要有条件学做饭,肯定是很厉害的,哈哈。基本技术过关了,就开始学做些大菜了吧。

前面说到,出来工作生活和做游客是不同的,对城市的感觉,关注的信息都是不同的。来玩的时候觉得啥都好,来工作了发现城市就是城市,一样的什么人都有。不可能每个角落都很干净,也不是所有的本地人都不随地吐痰。比如我工作的地方,是很不错,办公室离karls大教堂20米,前面是karls广场,离国家歌剧院走路5分钟,离最中心的stephen大教堂走路也就10分钟,马路对面是金色大厅。听起来很牛x的样子,但是来了才知道,这里是维也纳毒品交易的中心,每天天黑以后(这里冬天3点就天黑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在地铁口和广场晃悠。我实验室的乌干达同事就给我说,他刚来的时候经常在地铁口有人问他“can u help me”,他开始还很茫然,help啥呢?其实都是要买毒品的,看见黑人就以为是毒贩。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说维也纳的安全系数在全世界也是比较好的,广场上的毒贩只是做他们的生意,从不骚扰路人。

做游客,就想要抓紧时间多看点,在这里待着,就没想每个周末都出去玩了,有时候待在家里也挺好的。来了一个月,有两个周末出去看了看上次没看过的东西。一是维也纳动物园,世界上最老的动物园。二是上个周末奥地利国庆,去看了看他们的仪式和阅兵,大约和国内一般高校的军训汇报差不多的水准。这样和平的国家,在和平的地区,军队对内是用来号召人民的,对外只是用来在欧盟体系里面发挥作用的,没啥实际的战斗力。英雄广场上摆着他们比较好的武器,像黑鹰直升机,战斗机,一些坦克和其他一些设备,所有的人都可以随便在这些东西上面乱爬乱摸和照相。部队的大兵们就像是出来宣传的的公关一样,到处介绍自己的军队和兵种。我们就遇到一个很好的大兵,管后勤的职业军人,来给我们介绍了整个仪式和很多奥地利军队的制度。国庆这天的很多博物馆都免费或者很便宜,顺便就去看了霍夫堡宫对面的艺术史博物馆KHM和自然史博物馆NHM,如果真是对这些有爱好,那两个博物馆都不是一天能走完的。

说点工作吧。这边的工作比想象的要忙得多,不像国内传说的欧洲人比较懒散,只是这里忙的方式不一样。工作时间确实不长,规定朝九晚五,但是工作日一般早上10点钟人才来得比较齐,下午5点就开始纷纷离开了,休假也多,经常都有人在休。非工作时间绝对没人去实验室。必须说的是,同事们在工作时间内的效率很高,几乎没有人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因为人人都要把自己的时间节约下来过生活。实验室的项目很多,但是基本上每个项目都是5个人以下在参与,每个人都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工作安排很紧凑,比如我做这个欧盟项目,才刚刚起步,每个星期就都要和老板讨论下周的任务,相关的单位每三个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进度。平时邮件交流也很多。老板的风格开始慢慢了解,我28号晚上到这里,10月1号就开始工作,实际上,9月30号就已经讨论过一下工作了。一直到现在,每周都是有比较确定的目标的。老板似乎没有考虑过给我适应时间的问题,一开始就和对待一个在欧洲工作了几年的人一样。我才来一个月,老板已经要求我在12月写好一篇文章投出去了。这样也好,这样我才可以最快适应,如果总是在觉得自己还需要适应时间,其实不过是延长适应的过程而已。另一个好的方面是,可以认为老板比较信任我,12月份在西班牙开项目例会,老板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哈,顺便可以去马德里逛逛。尽管说起来似乎一切都在正轨上,但是我也是刚刚了解欧洲人的工作方式和交流方式。这里人都比较平等,说话也很直接,跟老板,跟合作单位都是如此,觉得一个事情需要argue就直接说了。平时和老板都是直呼first name,而且也不需要啥都听他的。可以这样也是因为老板这个人就不错,工作绝不含糊,跟大家一起工作之外的事情就很随便。

就这样吧,今天这个是胡言乱语,把所有来这里一个月想到看到的东西写下来就好了,总是有个从新人变老人的过程,记录下来,以后看看会有些感慨的吧。

15 thoughts to “维也纳第一月”

  1. 哈哈,好长的月报啊,待我占个位置再慢慢研读哦,不能懒惰,要多上这种长的哈!

  2. 你是说,快新年的时候,去听别的音乐会么……
    新年音乐会就别想了,明年一月订票,抽签,抽到了可以买后年的票。

  3. 读头两段时严重以为又是一部恶搞鲁迅的作品(也奇怪为啥有这感觉),后来越来越觉得写的真挚了,感同身受。或许在同一个环境中磨炼过的人对一些事情是有相同或相近的感触的,我想我确实能够从中看到一些如果我走这条路时也会经历的一些东西。总感觉天大地大,路不同而道同,即所谓品味生活,品味人生吧。

  4. 和国内的生活很不一样啊,挺有意思的。维也纳和哈尔滨一个纬度啊,那冬天会很冷很冷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