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絮,黄沙,我和北京

北京的春天,只能用恶心来形容。今天一早看见满地的黄沙,越飘越多的杨絮,又开始问自己那个有事没事总要跳出来的问题,将来留不留在北京。其实问以前应该想想别的问题,为什么要来北京?为什么总有很多人往北京跑?为什么总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每天表达着对这个城市的不满又不愿意离开?是我们无能还是这座城市把我们玩弄得顾不上自己的尊严?是我们在选择这个城市还是这个城市在俘虏我们的意志?
这里可能有很大的朋友圈子,这大概是最重要的一个留下的理由,但是这个圈子本身就不属于北京。北京对于我,只不过是一个地名,不管我在这里度过多少年,做过多少事,都不可能给我一点点温情的感觉,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也不会怀念属于北京的任何东西。仔细想起来,其实大部分人来北京的理由都可以归结到一个:因为以前有这么多人来了北京,所以我要来。可能是前人建立了很好的企业,可能是前人建立了很好的学校,这些和北京有关系么?好像有点,因为前人的前人说:我们的首都就定在北京吧。

想起一个师兄讲的,他妈妈说:出国干吗?出国就没有北京户口了。

One thought to “杨絮,黄沙,我和北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