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窗外

实验室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一扇大玻璃窗,视野很开阔,可以欣赏饱受污染的北京城市风光。博士们出于保护眼睛的需要,常常在这里远眺。走廊比较昏暗而外面光线比较强,通常站在窗前的博士都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背影造型。很奇怪的是,读硕士一样用眼,却很少见到来这里摆造型的,我硕士的时候极少,现在也学会了每天摆一摆。
通常情况下我都会往远处看,尽力辨别出最远的东西的轮廓。忽然有一天,我发现离窗户最近的一处建筑物是如此熟悉。一栋教学楼的楼顶,因为扩招,用简易房搭建了四间大教室,中间有两个开阔的平台。01年底,为了考研,我和几个朋友来北京上了一个半月的辅导班,每天在那四个大教室里自习,自习的间隙喜欢在平台上抽烟。因为对北京的气候很不适应,我每天要喝四、五升水,在暖气作用下燥热的教室里,肚子里面装着满满的水,一天一天的拉近自己和这个学校的距离。四年,我和我周围的人都在变,而对面的教室还是老样子,考研的人还是在疯狂的自习,平台上还是偶尔有人抽烟。

2 thoughts to “四年,窗外”

  1. 都四年了,四年之前,谁想到过,你会在四年后,站在这个地方,眺望那个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