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游记

寒假因为回家晚了,时间只有3周不到,但是爸爸近年来旅游热情高涨,寒假时间也要拉着全家随着春运的大潮出去旅游一趟。我常年在外,当然是他们想怎样我就怎么陪。
这次旅游的路线我回来已经在msn签名档上写了:重庆-酉阳(龚滩,乌江)-秀山-吉首(得夯)-凤凰-长沙-南宁-北京,排好队一个个来。
酉阳这个地方并不出名,为什么是第一站呢?为什么不是直接过秀山到吉首呢?呵呵,我爸爸下乡在酉阳,这次算是故地重游,了爸爸的一个心愿。我爸下乡的地方属于所谓的酉秀黔彭(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原来老重庆最穷的地方。他从城里到乡下,要坐两天的船,在乌江的龚滩古镇下船,然后再坐车加走路,一共三四天才能到他去的那个村,我们的行程只能到龚滩为止。现在开发出来的古镇多了,龚滩古镇不算是出名的一个,不过不出名也有不出名的好处,就是商业气氛不这么重。古镇在乌江一侧,另一侧就是属于贵州的悬崖峭壁,前几年那次国际攀岩大赛就在这里,攀在贵州,看在重庆。古镇很小,沿江一条主路,走20分钟就到头,感觉得出来属于贫困山区的民宅,古而不雅,房屋没有太多的特点和装饰,只有一个袍哥(黑社会头子,当地土匪)家里还稍微好点。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是,因为修彭水电站,这个古镇今年9月份要整体搬迁到更高的地方。整体搬迁就是要把每一块石板,每一块木料都原封不动的搬走,再按照原来的顺序位置全部组合回去。完全是吃饱了撑的!沿江坐船欣赏了一下乌江的风光,水很险很急,有一段是客人要下来上岸走过去才能过的滩,但是山相对不高,不如三峡这么大气险峻。
据我爸介绍,在酉秀黔彭地区,秀山号称小上海,这个称号基本上衬托出了那个地区的经济水平。一个普通县城而已,过路一晚,直奔吉首。秀山到吉首的路,就是著名的川湘公路,抗战时期输送物资的战略要道。一共3个多小时,前面爬了2个多小时的坡,进入著名的矮寨天险,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段大坡度向下,大约20多分钟就下到了山底,山路上每一个弯道都只能恰好通过一辆我们坐的大约30座的客车,最精彩的是一个山边的立交桥,当地叫疙瘩(打结)公路,正常山路都是左右交替转,那个地方右转过后再右转,从前面一个左弯的下面穿过,难度超过了赛车里面的连续发卡弯。在吉首去逛了一个附近的德夯苗寨,真正寨子的部分早就不古朴了,但是寨子后面是一个峡谷,村民在里面种菜种稻,风景秀丽,到头是一个大瀑布,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那一带苗寨很多,凤凰附近也多类似的景点,现在都靠旅游来生存,很是讽刺。旅游的人看的是风土人情,看的是那里的原始生活状态,现在的情况是,旅游的人不来,他们没有生活,旅游的人来了,生活就是为旅游的人服务……
下一站就是这次旅行最出名的景点,凤凰古镇。到了凤凰我们先去了另一个更加穷困的苗寨,倒是有点原始风味。从凤凰坐车加船,大约2个小时才到寨子里,几十户人家,300多口人,2001年才通电,现在也没几个电视机。主要建筑都是土房,连木楼都没有,寨主家里有些老苗人的家具和器物,他想悄悄卖,我们买不起。当地人主要还是务农,虽然山清水秀,但是沿山只有这么点梯田,交通又极为不便,发展还是很困难,好多人都还不会汉语。折回凤凰古镇,一派繁忙的商业景象,沿沱江全是旅店,价钱基本上是和窗口能看到的沱江长度成正比。古镇就是以沱江沿线为主,最繁华的地方是连接沱江两岸的虹桥,在桥上的一家银铺给女朋友打了个镯子,亲眼看着手工打出来的,有点意思。在古镇附近走了一下,感觉古镇原来的中心地带应该是靠着凤凰新城的一片民居,大约十户人家,都是深院大宅,像是当地大户。沈从文故居也是在这里。沈老的墓地在沿江的古镇一端,有两句我看不懂的墓志铭,“照我思索……”什么的。现在的古镇都搞旅游,也吸引很多思想前卫的年轻人去搞点周边产业,比如酒吧,画画一类。凤凰是个适合住下来休息的地方,抱着旅游的心态,凑着人多的时候去,实在不能体会古镇的韵味。
后面的行程应该都不算是在旅游了,我去南宁,父母回家,因为答应我一个同学去南宁找他玩,谁知凤凰到南宁的路程如此遥远,借道长沙,靠朋友的朋友帮忙才到达南宁。凤凰到长沙,本来8小时的车程,过了张家界是高速。应该中午1点半出发的车,4点多才出发。车还没到张家界就坏了,晚上8点多,修到半夜一点多,还好和另外几个出来旅游的人烤火聊天,不觉得无聊。然后又下雨,司机不敢开快,反正时间也耽误了,大家都不着急,到长沙已经是早上8点半。朋友帮我订了一个叫第七日的连锁酒店,感觉还不错,风格很简洁,价钱也不贵,洗个澡又来了精神。去了两个长沙市内的景点:岳麓书院和天心阁,午餐吃湖南小吃,晚餐吃正宗的湘菜,这本来不在计划中的一天反倒成了玩得最惬意满足的一天。不过,对长沙城市的印象是在不怎么样,特别是公交车的态度,比北京还不如。
长沙到南宁又是12个小时的汽车,今年的长途车里程算是坐满了。还好路上没出什么问题,顺利到达。下车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吃一碗米粉。后来几天在南宁,几乎顿顿都吃米粉,和我当年去桂林对米粉的感觉还是一样,天下美食,比得过桂林米粉的没有几种。南宁大概是中国最适合居住的省会城市了,人口密度小,高峰时间几乎没有堵车的路段,气候好,空气质量好。城市本身是没什么特点,路上都看不到所谓的南宁菜馆这样的东西,小吃快餐主要是桂林米粉和广东靓汤。生活节奏慢,消费低,是个养老的候选城市。逛了一下市内的公园,觉得社会真和谐。
这次寒假匆匆忙忙逛了几个地方,交通不便是最大的感触,不仅路不方便,春运也给我们途中买票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大部分时间都在车上和等待中消耗了。中国人就是这样,有钱又有时间的时候,我也有钱又有时间,你想去的地方,我也想去,找个合适的旅游时间实在困难。好多地方,只能说是走过一回,问我到底玩了多少,其实还真没有多少时间是在玩。我不是善于描写的人,风景的事情,会描写的人写出来也只能供参考,还是要亲自去一趟才算数。我感觉了记在心里的东西,那是写不出来的,看照片也看不到身在其境的感觉。那边还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我肯定还会再去,有兴趣的朋友找时间大家一起去!

One thought to “寒假游记”

  1.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袍哥。乌江那个古镇的搬迁有点意思,让我想到了美国人吃饱了撑得去帮埃及的一个神庙搬迁,也是因为修水电站水面上涨,神像太大还是切开了搬,最后再组合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